北京攻略-时尚|购物|达人 > 潮流饰品 > 正文
中国“饰品女王”破产:从摆地摊到八百亿,四十
2019-10-07 22:15  来源:北京攻略-时尚|购物|达人   /  编辑:小编

中国“饰品女王”破产:从摆地摊到八百亿,四十

她本可以成为中国的“施华洛世奇”。

文 / 华商韬略 曹谨浩

货郎女的资本大梦。

【1】

拥挤的绿皮车厢哐当作响,一个窝头悄然滚落。

陈江河正趴在座椅下的地板上,连日里被饥饿折磨到脱力的四肢,猛然间颤抖起来。面对突然的惊喜,他刚要去抓,另一只手却半道杀出,一把抢走窝头。陈江河急眼了,一路从车站与对方撕扯到铁轨上。

因为一个窝头,糖坊出身的骆玉珠就这样结识了挑着糖担走街串巷的陈江河,开启了一段从“鸡毛换糖”起家的浙商传奇。

这是电视剧《鸡毛飞上天》里男女主人公落魄中相识的场景,角色原型就是“浙江女首富”周晓光及其丈夫虞云新。

中国“饰品女王”破产:从摆地摊到八百亿,四十

幼年起,周晓光就跟着妈妈跑码头、摆地摊维持生计,成为祖辈口中的“货郎女”。

1978年,政策刚刚松动,肩负着家中5个妹妹和一个弟弟的未来希望,16岁女孩周晓光怀揣借来的几十元钱一路向北,出了山海关,在白山黑水间、冰天雪地的林场里卖起了绣花样、绣花针。

此后六年,她靠着一本中国地图,白天摆地摊、晚上坐火车赶路,走遍了大江南北。

1985年,周晓光与“敲糖帮”出身的虞云新喜结良缘,用多年的积蓄在义乌的小商品市场租了个摊位,结束了漂泊叫卖的生活。

从“行商”到“坐商”,周晓光代表了一根扁担“鸡毛换糖”的敲糖帮时代告一段落,也开始了她登顶“中国饰品女王”之路。

在改革开放初期,爱美的强烈欲望与囊中羞涩的尴尬一齐构成彼时中国女性消费的基础条件,塑料、玻璃制成的仿真头花、胸针、耳环、戒指流行开来。

当大多数人还着眼于锅碗瓢盆的生意时,见惯世面的周晓光敏锐抓住了大众释放的审美需求,积攒了第一桶金。

1992年,周晓光拿下一家台湾知名饰品企业的经销权,站在了国内饰品行业的潮头。1995年,从小吃不饱饭的夫妻二人已经有了700多万的财富。

但周晓光人生的目标远远不止于小富即安。

发现台湾饰品产能总也满足不了内地旺盛的需求之后,夫妻俩干脆赌上全部身家,从广东招来400多名台商企业的熟练工人和技师,投资创办饰品厂,并从姓名中各取一字,命名为“新光”。

不断引入新款式、新材料、新工艺,甚至成立自己的设计学校,周晓光站在了国内饰品潮流最前沿。

她利用饰品流行的地域差和时间差,采取自南而北循序渐进的阶梯式产品销售法,攻城略地,让饰品行业为之一震。

2000年,全国2000多家饰品企业,仅义乌就有1000多家。而新光公司的新款式往往成为同行们争相模仿、抄袭的对象,新光培养出的技术人才也被各家企业热抢,成为行业中的龙头企业、“黄埔军校”。

随着设计水平的提升,新光集团的饰品多次荣获国际大奖,还与施华洛世奇等国际大牌合作,一举奠定了新光品牌的行业龙头地位。2001年,新光还打入美国高端市场,让美国总统也别上了新光出品的领带夹。

周晓光成为了实至名归的“饰品女王”。

【2】

2004年,周晓光当选义乌15年来第一位全国人大代表,她破天荒地在本地贺岁电视广告上宣布:向公众征集提案,带到北京。

一时间,提建议的电话不断,来访者堵住了新光集团的接待室。此事后来被称为人大会上的“周晓光现象”。

当“饰品女王”在全社会掀起参政议政新风潮时,新光集团也在谋求另一条“跨界”之路——房地产

理由很简单:挣钱快。

彼时,中国楼市正进入躁动的青春期。房价眼见飙升,业界疯传超过10万人、1000亿体量的温州炒房团正杀奔全国。此时,低门槛、低利润的饰品行业已经进入白热化竞争,房地产的大潮再次激起了周晓光夫妇拼一把的雄心。

2004年,从并购万厦房产、建立新光建材城开始,夫妻二人一头扎进了房地产,从单一饰品企业进入了多元化运营阶段,一发不可收拾。

2008年经济危机,“饰品女王”展现出了行业的王者风范,一口气直接注资义乌7家资金链断裂的企业,保住了近万名员工的饭碗。

渐入佳境的周晓光干脆把主营饰品业务甩给了儿子,亲自主掌新光集团的投资板块,直接打出一个豪情万丈的宣传语:

新光梦很美好,千亿梦很宏伟!

中国“饰品女王”破产:从摆地摊到八百亿,四十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小编
【北京攻略-时尚|购物|达人声明】北京攻略-时尚|购物|达人刊载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行业网站未经北京攻略-时尚|购物|达人授权,不得转载北京攻略-时尚|购物|达人上刊载的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北京攻略-时尚|购物|达人"。网站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