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攻略-时尚|购物|达人 > 潮流服饰 > 正文
直播带货太流行了,都开始卖剧本了
2020-05-20 09:44  来源:北京攻略-时尚|购物|达人   /  编辑:小编

最近几个月,全民带货浪潮兴起。

先有罗永浩高调入驻抖音,连开了多场直播卖货还债,后有刘诗诗、杨洋、宋茜等一众明星现身直播间,与李佳琦等知名网红一起向粉丝推荐产品,到后来就连央视名嘴朱广权和欧阳夏丹、格力董事长董明珠等也加入到这股浪潮里。

而最近一两个月,直播带货的火终于“烧”到了影视圈,编剧们也加入到这个行列,只是他们带的货品不是口红、美食,而是剧本。

在4月份,“编剧帮”举办了三期线上“直播卖剧本”活动,组织了15位编剧在线带货,其中包括近期热片《我是余欢水》的原著作者余耕、《心花路放》《疯狂的外星人》的编剧董润年等。平时埋头写作的人突然变身带货主播,一时吸引了众多业内人士和吃瓜群众的关注,三期活动的观看量累积约13000次。

为啥会有直播卖剧本?

直播卖剧本,本质上就是一场线上的创投会,每位编剧先进行10分钟的路演,向观众阐述自己的创作经历、剧本大纲等;然后是5分钟的互动答疑,观众直接提问,由编剧亲自解答。虽然和常见的直播带货有些差别,但观众同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打赏编剧或者刷评论,制片方还可以通过打赏168元来联系编剧进一步了解剧本。

编剧帮对外宣传第一期活动为“全球首次直播卖剧本大会”,还引来知名编剧宋方金等在微博公开站台,但从三期活动的反馈来看,编剧同行、制片方以及其他业内人士好像对此并没有完全买账,评论区也出现了两极化的情况。

在笔者看来,直播卖剧本之所以会遇到反馈不理想的情况,一方面是因为刚开始尝试,各方面还有待提升和完善;而另一方面,则和中国编剧在产业里的“尴尬”地位有关。

直播卖剧本的出现,表面上是因为疫情之下,影视产业很多环节的工作都陷入了停滞,故影视人借此机会发起的一场自救。但其实在自救之外,编剧在我国话语权较弱、缺少合适的维权和救助渠道,则是非常重要的内因。

影视产业是一个庞大的社会系统工程,既是一条长长的产业链,也是一个“宇宙行星”般的存在,与多种相关行业辐射交融。从现代企业运营角度来归纳,影视产业链中的制片、发行、放映,分别对应着商品的生产、推广、销售三个环节。

如今,美国、韩国、日本等影视大国已经形成了“上游开发、中游拓展、下游延伸”的成熟产业价值链条,影视作品的制作、发行、营销、放映等都紧密联系在一起,而中国的影视产业链尚处在逐步完善的过程中。

剧本开发环节就是较为不成熟的一块。剧本是一部影视作品的起点,也是核心灵魂。作为这个灵魂的创作者,编剧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但相比其他国家,中国编剧是被边缘化的。

据《好莱坞2017薪酬报告》,美国顶级电影编剧的片酬可达300万~500万美元,金牌电视编剧则往往有机会享受执行制片人的同等待遇,普通电影编剧也能拿到50万美元左右,电视编剧单集片酬在5000至10000美元之间。同时美国还设有编剧协会,非常有行业话语权,专门帮助编剧维权,提供作品公证和一些法律依据。

在韩国,顶级编剧单集能拿到1亿韩币酬劳,普通的署名编剧身价也有2000万韩币,基本与大牌明星的片酬持平。优秀的编剧不仅酬劳不菲,地位也很高,导演不能擅自修改其剧本,演员修改台词也是一种大不敬,甚至电视台排片也会根据编剧地位做出决策。

相比之下,中国编剧在行业中似乎“早已失去了姓名”。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顶级电影编剧一般有百万左右,新人到15万就不错了,网大编剧是1万~10万,电视剧编剧单集在1万~3万,顶级大咖才可能到6位数,网剧编剧则会更低一些。理论上编剧是最自由的,但实际上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写剧本,连出门吃个饭都会有罪恶感。

编剧自救的一种尝试

在原本就弱势的情况下,今年的疫情可谓是令编剧行业雪上加霜。现阶段,影视行业处于停摆状态,很多公司都倒闭了或者大量裁员,虽然编剧属于相对安全的工种,但受连带效应,不少人都表示今年的收入将大大减少。而对编剧特别是收入微薄的新人编剧而言,无疑会给其未来的发展带去诸多不确定性。

身处困境,又遭遇黑天鹅,此次直播卖剧本似乎成了编剧自救的一种尝试。编剧帮创始人、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秘书长杜红军表示,希望用直播的形式帮编剧搭建良好的剧本交易舞台,之后还会帮优秀编剧做项目推广,为编剧权益提供法务援助。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小编
【北京攻略-时尚|购物|达人声明】北京攻略-时尚|购物|达人刊载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行业网站未经北京攻略-时尚|购物|达人授权,不得转载北京攻略-时尚|购物|达人上刊载的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北京攻略-时尚|购物|达人"。网站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